历史

网络电话再战语音市场解禁宜早不宜迟

2019-05-14 22:29: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文/陈敏

又一拨络袭来。近,、易信,都在新版本的产品里增加了免费的语音通话功能,还有一些不出名但诞生已久的络APP也借着这股潮流搞起了推行。

对于我们这些屌丝级的消费者来说,络太实用了连上WiFi、打开易信或,找到对话框里的语音通话按钮,就可以跟亲朋好友煲粥了,一分钱都不用花。即使是其他一些付费的络APP,低至几毛、几分钱的国际长途资费,也比传统的语音更有吸引力。

通过络打,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这类让语音业务走数据通道的运用在很早之前就出现过。只不过,当年为了保护运营商电路型语音业务不受冲击,络在国内一直是被严格控制的,所以这些应用长期处于政策的灰色地带,其身份也一直很尴尬。

现在情况变了,基于移动络的数据业务已经势不可挡。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新的市场环境下,与其继续保护传统的语音业务,不如放开政策,既可以为消费者带来实惠,也可以为运营商打开数据业务的新天地。

没有身份证的先进分子

谈及络,大家都会想到Skype它在国外已经流行了很多年,用户可以通过这个络,以极低的价格与亲朋好友通话。但在中国,Skype是被禁用的。与Skype类似的一些络,比如UU络、KC等等,也只能踩着政策红线,小心翼翼地暗自赚钱。

这些络在国内名不正言不顺,是由于在过去以语音业务为主的2G时代,国家监管部门需要对运营商的传统语音业务给予行业保护,以避免国有资产贬值。所以,络在国内一直被界定为非法业务。

虽然长期没有合法身份,但这些络却一直存在着,缘由很简单:市场有需求,人们愿意用更划算的方式来解决通话需求。

比如在中国,尽管3大电信运营商在近几年里不断下调话费这与飞速上涨的物价形成了鲜明比较,但对大多数人(尤其是那些需要经常打国际长途的人,或者分居两地的家庭)来说,络是一个非常划算的东西,可以节省很多费。

这种市场需求,让又一拨络悄然出现。对比一下,如果人们在WiFi络下使用、易信等这些应用的语音通话功能,就可以随意给好友或者家人打,不用花一分钱;而如果用打国际漫游,也需要每分钟1块钱,即使购买当地比较便宜的卡,恐怕还有很多人要权衡一下费的问题。

经过测试发现,如果要使用的语音通话功能,需要双方都;如果使用易信的免费通话功能,无论对方是不是,只要他是你的易信好友,就可以向对方发起通话请求。目前,Android版的易信用户已经可以无障碍使用免费通话功能了,而iOS版的易信用户也将在不久后体验这一功能。

数据洪流势不可挡

如果说游走在政策灰色地带的络对传统语音市场的挑战还在暗处,那末,从一出生就没有受到政策限制(有对讲功能,但没有纯碎的语音通话)的这类OTT,对运营商传统业务的冲击已在明处。

来势汹汹的们,对传统语音业务的冲击已经表现在了运营商的财报里,特别明显的是用户基数庞大的中国移动。在刚刚过去的2013年,中国移动出现了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1.9%、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8.8%的史上糟糕事迹。

据了解,这是中国移动首次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的状态,而中国移动对此给出的解释,其中之一就是OTT业务对传统通信业的严重冲击。

这些新兴的OTT,与过去的那些络命运不同,它们生逢其时在移动互联发展的刺激下,数据业务的洪流已势不可挡,人们对数据业务的需求也有增无减。

来自爱立信的《2014年ICT产业发展趋势展望》显示,到五年后的2019年,全球移动宽带的用户数预计将达到80亿,是2013年的4倍,其中,4G用户数将达到26亿,覆盖全球超过65%的人口。与此相呼应的,是数据流量的迅猛增长:预计到2019年,全球移动数据流量的增长将超过10倍,智能的月均流量将从2013年的600MB增长到2019年的2.2GB。

在数据流量井喷式增长的大环境下,对络的政策解禁,是大势所趋,只是时间问题。 一位从事通讯业十余年、后来转做络APP的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认为,虽然络会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传统的话音业务,但它对运营商也有好处,因为对数据类业务的拥抱和探索,将会给运营商带来很大的想象空间。

政策解禁宜早不宜迟

与上述人士的看法类似,业内较为普遍的一种观点认为,对络的解禁宜早不宜迟,解禁越早,就能越快地推动电信运营商探索数据业务、流量经营。

伴随着无处不在宽带络的全球覆盖,运营商可以尝试在许多传统领域发展数据业务。爱立信中国区CMO常刚说,比如在韩国,LG通过即时通讯应用Line,正在尝试做智能家居的业务,家电变成了line里面的一个个好友,用户可与家电互动,进行远程控制。

诸如此类的数据业务,在未来会有很大的市场。很多业内人士也认为,无论是络这样看似对运营商有害无利的产品,还是其他的数据业务,运营商都可以从中挖掘更大的市场价值,不应为了保护传统语音业务而裹足不前;监管部门也应当放开政策,顺应市场潮流。

在络全面IP化的背景下,VoIP(络)应该是无法避免的趋势。但国内对它的限制主要是由于市场以外的因素,很难说什么时候能真正开放这1业务。Strategy Analytics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杨光说。

杨光补充说,在LTE部署以后,全球运营商正在推动的VoLTE(让语音业务走LTE络数据通道)实质上也属于VoIP,这应该能够推动国内监管机构进一步考虑对VoIP的政策松绑。

长时间来看,VoLTE和与其它多媒体业务的整合,应当可以成为运营商对抗OTT威逼的有力手段。杨光认为,运营商应当加强对VoLTE以及各种富媒体应用的研究和准备;而监管机构也需要思考,如何在促进市场竞争及业务创新,与保障信息安全之间达成多方共赢的平衡。

阻力在哪

在数据洪流浩荡来袭、运营商迫切需要从语音向流量经营转型的当下,监管部门的沉默恐怕是络解禁的阻力。一名不愿具名的通讯行业从业者说。

据这位从业者泄漏,他曾在不久前向工信部相关部门咨询,但得到的反馈信息是:对络的政策解禁问题,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说法。

也就是说,监管部门既没有表态要继续禁止络,也没有表态会放开这一政策。这意味着,至少在近一段时间里,大多数的络还是没有正式身份。

正是由于目前所处位置的尴尬,虽然在新版本里增加了语音通话功能,但并没有底气高调地对外传播。与不同,易信的境遇好一些,它先天有运营商的优势据上述从业者介绍,由于中国电信在十年前曾拿到过基于固的VoIP络牌照,而监管部门默认这一牌照适用于现在的移动络,所以中国电信旗下的易信产品可以不用避讳其免费通话功能。

十年前出台的对于络的监管政策,已不适合现在的发展了。某运营商内部人士说,过去的政策是为了给运营商一些行业保护,如今,这类保护却成了运营商发展新业务的障碍。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中国移动国际公司在去年推出了与Skype类似的运用Jego,但这个产品推出仅一个月就被内部叫停因为Jego虽然主要面向海外市场,但当时在国内市场也反响如潮,它触及了络的政策红线。后来,这个产品被严格限制在国外使用,才得以重新上线。

传统语音业务的价值正在下降,运营商需要向流量经营转型;无论是络还是其他数据业务,都将成为运营商转型、通信行业发展、消费者受惠的利器。而在这个新形势下,监管部门的表态和决策至关重要。上述运营商人士认为,如果络得以解禁,具有先天优势的产品会在开放的市场中寻觅更大的发展空间;如果监管部门一直不表态,整个市场可能会错失发展良机。

宫颈炎有哪些症状
盆腔炎的原因和症状
白带多怎样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