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天堂里没有独来独往

2018-11-07 10:37:16
天堂里没有独来独往 教室里也清冷,孩子们不是往常那样在读书,或当我到来时佯装读书。

班长哭着说:“老师,李力和杨芳,被车……撞……死了……” 教室里,哭声一片。

我想班长一定是搞错了,李力和杨芳,我昨天还去他们家,说好他们今天就来上学的,怎么会…… 李力同村的马老师打来电话,证实了班长的话,还说:“来看看吧,带几个学生。

” 脚下还是“咯吱吱”霜碎的声响,雾气开始弥漫。

我一个人向李力家走去,没有带学生,我不想让孩子们过早地看到真实的死亡。

冰冷的院子已满是人,老人和孩子居多,眼睛红肿着,啜泣着,哭着,安慰着,忙着。

正门外,摆一扇木门,李力躺在上面,一张床单将他从头到脚静静地盖着。

昨天下午,我来时,他就站在这个地方,亲切地喊我,给我抹凳子、端火盆、泡茶……现在,仅仅十几个小时,那个充满活力的身体,14岁的身体,就成了冰冷的遗体! 李力的奶奶,70多岁了,瘫坐一旁,吊着盐水。

看见我,老人挣扎着要起来,几个人赶紧按住她。

我拉着她的手,悲从中来。

老人伤心欲绝:“好老师啊,你昨天怎么不把我孙子带去学校啊?带去了,就不会……”老人突然扯掉手段上的针头,扑到李力身上,叫着,“孙子宝呀,快把奶奶带去啊……” 班长气喘吁吁地跑来,给我一封信,是李力昨晚托一个邻村的学生捎给我的。

我拆开,还是那种间距很大、一个个都孤立着的字,仿佛它一向孤独的主人:“老师,对不起,我骗了您。

我和杨芳去上海了,和我们的爸爸妈妈一起……” 一周前,李力和杨芳说不想念书了。

我问为什么,李力说:“除了成绩考高中没希望,就是很想爸爸妈妈。

”杨芳也如是说,还说家里太穷,想趁早到外面赚钱。

我劝他们,但他们主意已定,第二天就没有上学了。

我于是到他们家,一连三次,直到昨天下午,他们才答应今天来上学。

不料那是搪塞我。

昨夜,他们计划好步行到镇上以便搭今早的头班车,不想碰上了一个“醉驾”…… 李力的父母回来了,跳下他们新买的小车就跑进院子。

这时候他们还以为是老母亲去世了——邻居给他们打电话时如是说。

当发现正哭着的老母时,女人就一头栽倒,不省人事。

众人一边叫着女人,一边拉着男人。

男人突然暴怒:“你们怎么没有人心?天这么冷,还把我儿子放在外面,还不让我儿子进家啊!”有人劝他,意思无外乎暴死在外的人,不能进家,不然对家人不利。

他又叫:“我儿子没了,家也就没了,还管什么啊!” 李力被抬进了家,仍然躺在那扇门上。

男人终于来到儿子旁边,掀开床单,不顾众人阻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